极简前面加个最字——英国小众品牌ARgENTUM Apothecary

一向不觉得自己能搞得定复杂这件事。人事,家装,护肤,都如此。但近年护肤界推崇活性成分,再加上年龄作祟,总有种再加一样就能挽救衰老于水火的迫切感。结果就是,皮肤没有变好,反而更差,所谓皮肤屏障受损。

重建皮肤屏障的紧急关头,想起了还有一套英国小众品牌ARgENTUM Apothecay的产品没用。要说极简护肤,ARgENTUM这个品牌在前面加个最字,应该也没什么需要反驳的。毕竟,很多人所说的极简也至少需要卸妆、洗脸、去角质、精华、保湿霜五个步骤吧?但它家在今年出这款卸妆油膏之前,也就两步——用皂洗脸,用银霜保湿。如果你觉得不够,可以在之前或之后,或者混合使用银油。

关于

胶质银

胶质银在欧美家庭中的使用还挺广泛的,属于妈妈们居家旅行之必备。因为胶质银天然,且杀菌消炎,妈妈们多用它来帮孩子处理伤口。有些人甚至还会服用胶质银替代抗生素(虽然早期也有医生这样做,但早已随知识的进步被取代),当然,这种做法现在并不被提倡,有极端个例因为长期过量服用胶质银而变成了“蓝精灵”的故事。

胶质银在护肤,尤其上治痘上的应用在很多情况下都属于坊间传闻,像ARgENTUM以胶质银为明星成分,并围绕其做出一个品牌的也并不多。零星倒也有,北美小众有机品牌May Lindstrom的那款有名的Jasmine Garden面部喷雾中就含有胶质银。

这次化繁为简还挺彻底的,尤其是夜间的护肤步骤,各种仪器面膜也都暂停了。所以效果可以很直接地和ARgENTUM联系在一起。最明显的就是面部出油明显减少,敏感症状减轻。但皮肤有清晰的拉扯感,主要是眼周和接近眼底的两颊上部,眼底皱纹也有增加的趋势。去黑头效果几乎为零。目前还在坚持使用中,晚上使用一整套的ARgENTUM产品,银油除外,或许等到秋冬再添加。早晨不用洗面奶,但会使用玻尿酸精华等增加补水,也会添加眼霜。

nourishing oil milk cleanser

ARgENTUM的卸妆油膏,感觉是介乎于油和膏之间的一个产品,质地非常的细腻,有通透感,没什么特殊的味道。Again,作为一个几乎不化浓妆的人,卸防晒,或普通的淡妆,非常干净。简单按摩之后,再用附赠的小海绵块擦洗干净。这块海绵据说是天然的,看着很小,但使用起来也够了,洗完通风晾干,快速不会滋生细菌。

LaLunedeVelour
5_-_le_savon_lune_Bar_Stood
illuminating hydration bar

官方介绍说,然后就可以使用银霜了。但个人习惯上总是再用洗脸皂清洁一下,所谓的double cleansing嘛。早前有机会和ARgENTUM的创始人Joy Issac聊过一次,她是先用皂,再用油膏,顺便用后者敷个面膜。这个方法对我不适用,虽然这款皂的介绍的确说可以卸妆,但我用Elta MD的有色物理防晒做过实验,卸不干净。

restorative day & night cream

这之后就用银霜,银霜的使用感和目测完全不同。看起来是酸奶一样稠稠的流动的感觉,但用在脸上则会涩涩的,似乎推不开。吸收还是很快的,味道也不像有些人说的无法接受。有时候会配合使用我最爱的Consonant HydrExtreme Hydration Boosting Serum保湿精华,皮肤就不会有强烈的紧绷感。好似胶质银都是如此,家里有一瓶胶质银露,有时将它用作toner,也会有一模一样的感觉。

Argentum-La-Potion-Infinie-teaser

ARgENTUM在极简生活理念当道的今天简直就是如鱼得水。从一开始,Joy就想要做减法。“实话实说,我最早的灵感来源于La Mer。”她早年间在百货店中看到的La Mer也是一罐面霜走天下,“创办ARgENTUM的时候,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是快节奏进行的,就更希望有一个产品能够满足我所有的需要。”

与Joy合作的配方师就告诉她,人的皮肤同时最多只能吸收三种活性成分,在胶质银预定了位置之后,Joy选择了DNA HP和Caffeine两个成分,前者用来保湿,后者用来祛水肿。简单有效,不会让人有overwhelm之感,不会有选择困难症。

它家包装也很契合整个品牌的调性。Joy说早期这种黑色玻璃瓶的包装并不像今天这么受欢迎,尤其她还坚持不要贴标签,将低调和古早街坊草药铺特别为客人调制的感觉进行到底。包装设计是Joy的未婚夫一手包办的,他们也是在创办品牌的过程中相识相爱,据说今年秋天两个人就要结婚了。

ARgENTUM的两个关键成分(胶质银和DNA HP)组合的配方是申请了专利的,PCT/EP2013/050422。

12 become 1

ARgENTURM中关于塔罗牌12个原型卡的设计挺趣致,虽然个人对营销噱头兴趣不大,但也得承认这营造了一个很好的整体形象。尤其当品牌产品变化不多的情况下,保持购买者的新奇感,也有助于推动品牌的销量。

更有趣的,是Joy自己对塔罗牌的应用。几乎是创办ARgENTURM的同时,Joy开始接触塔罗牌。她说自己不管去哪儿都会带着一套塔罗牌,虽然这不是她做出重大决策的依据,但有时能帮她厘清思路,或者将纷繁复杂看得更加清楚。“原型卡的存在也不是要定义你的现在或预言你的未来,更多地是一种启发,你或许能够由此确认自己的内心,也或许会获得改变的勇气。”她说。

随机抽取卡片,Joy常常会抽到creator这一张,和她在品牌中的角色相符。但她也常常会提醒自己去做一个ruler,“因为我也是个管理者,在家里还是个母亲,我需要在一些问题上有更多的权威感和坚定的立场。”

护肤品牌做到这份儿上也算是圆满,也能看到这个创业的环境竞争之激烈。连护肤产品都要求外表和内心的双丰收了。

请留言